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

藏抽屜

日記

搞什麼呢

期許自己2017每天要寫個日記,回頭想起這件事時已經近二月中旬了,真是的。

看到有人在討論318,於是找了島嶼天光來聽,才聽就開始哭。

受不了。真是的啊。

創傷症候群就是所謂如此嗎。

新年

和L子突發跨年。

大概是中午還是下午,L子問要不要散步走走。

 

我們約晚上見,在那之前我打掃起了房間,曬了棉被,擦了櫃子和地板,洗浴室,丟了一些舊文件和DM。

洗浴室的時候我不小心打破漱口用的玻璃杯。碎片幾乎都進了馬桶,我沒有猶豫地用手撿起馬桶水裡的玻璃碎片。

出門前洗了澡,再去見L子。

我們在中正紀念堂閒晃一會無門可入後決定去逛夜市。買了兩三樣東西吃。吃完跑去打彈珠。L子好強,分數是我的兩倍吧。

我們湊了湊點數,猶豫到底要換什麼好。對於布娃娃和小吊飾或是樂高都很猶豫,沒有特別想要的猶豫。最後意外發現了一區最低門檻的獎品區,有玩沙道具、發亮彈跳球之類的東西。

我們換了兩個玩具型手電筒(30奌一個)和派對吹笛(30奌一組)和海綿球槍(30奌一個),老闆娘對於我們要換這些東西露出了非常「????」的難以理解的表情。

於是我們在跨年夜的路上不斷吹著派對笛。希望來年也可以繼續當一個可以被廉價單純的玩具滿足的人。等紅燈的時候,後座的L子問我:「你敢在這個夜深人靜的街道吹那個嗎?」

「可以啊。」我翻找口袋,拿出派對笛,噗——地吹響。

2016的最後一小時,我和L子把包包當枕頭,躺在花博公園的木階上看星星,隨便聊著。「新年有什麼新希望嗎?」

「⋯⋯⋯⋯好像沒有呢。」

「⋯⋯我好像也沒有。」

又隨便閒聊著,頭被風吹得很痛,我提議起要換別的地方待。

繞著繞,我說去橋上看看嗎?L子說她不曉得原來花博和美術館中間那個橋是天橋,還以為那是專門給車子走的呢。

走上去時發現天橋上聚集了人,原來這裡可以看到101,小小的。橋上大概有4、50人吧,很舒適的人數。

沒有人倒數,等到101開始放煙火,我和L子才糊裡糊塗地發現已經過跨夜整點了。L子很嬌小,在人群中跳啊跳地踮著腳看煙火。

互道新年快樂後,又在長椅上聊了一會。

走路去附近的便利商店,買了鋁罐熱飲。

想著待會要去哪呢,兩人騎著車到處亂繞,繞了好久。

三點左右,來到一家還開著的咖啡廳,但人滿滿的,當時也沒有特別想喝東西。

L子問這裡有賣飯嗎,我想應該沒有吧。問L子想吃怎樣的飯呢,L子說:「茶泡飯。」

邊閒聊邊查著這個時間哪裡可以吃到茶泡飯,大概是難以實現了呢。我們決定就喝個東西吧。看了菜單,發現,咦?咦?這裡有茶泡飯,唯一有的食物就是茶泡飯跟貓飯?咦?咦?

真是太好了呢。L子在2017第一天就許願池發功。

於是2017的第一餐我吃了貓飯,L子吃了茶泡飯。

吃完後,L子跟著我回家了,兩人窩在床上看漫畫。L子原本在看我租的漫畫,但我去廁所回來就發現她在看我書櫃裡的BL漫畫。

「你第一次來就知道順我的BL漫畫來看啊。」我可還沒跟她說我的BL漫畫在哪呢。(雖然顯而易見)

我繼續看せらいや五葉,L子看完夜空のすみっこで後,又閒聊起來。L子好像一點都不累,我已經被睏意籠罩。早上五點,L子說她回家吧,讓我好好睡。

我陪她走到捷運站,送她到票口。天空粉粉的。紫粉橙粉的。是好天氣。

再一個人走回家時,後悔沒帶錢包出門,高麗菜正便宜,順便去市場買一個回去煮火鍋多好。於是回到家拿了錢包又出門了,買了高麗菜和一些火鍋料,還有早餐。

吃完早餐後,我把せらいや五葉的最後一集看完,躺在被窩裡看,看到結局難過得哭了。覺得很難過又覺得太好了。眼淚熱熱的,從眼角沿著太陽穴的方向流下。真的好難過啊。但也不曉得,自己到底是,最為裡頭的哪一件事難過。

於是被漫畫結局撫摸著精神流淚睡著,邁入了2017。

新年快樂。